阿拉善盟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2020年09月28日 18:01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深圳一宗大型“套路租”案52人获刑,首犯判17年、罚80万元

近日,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判决一宗大型“套路租”案件,对被告人王某群、赵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共52人涉恶案件作出一审判决,认定52名被告人的行为已同时或分别构成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其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并处罚金、责令退赔共计430万元。有组织犯罪团伙套路租客牟利龙岗法院介绍,该案判决书共308页,长达22.3万余字,为龙岗法院史上最长,详细陈述了52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证据。龙岗法院经审理查明,自2015年以来,被告人王某群出资承租房源,装修成公寓后,纠集同乡、亲属等人加入其组织,由业务员网上诱骗租客先交纳定金,到签订租赁合同时,租客发现合同内不合理的条款和费用,不愿意签订合同,管理员以不签合同就不退还定金、威胁等手段,迫使租客签订合同并入住。租客入住后,部分业务员强行向租客索要中介费;租客退房时,管理员利用合同中的不合理条款并设置不合理的要求,使租客不能正常退房,或采用威胁等手段,致使租客无法拿回或无法全额拿回押金,进而将押金非法占为己有。52人获刑,首犯被判17年、并处罚金80万元龙岗区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群、赵某等52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无视国法,采用威胁手段强迫他人租赁房屋,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巨额非法利益,其行为不仅直接侵害了租客利益,还使租客对二手房屋租赁市场产生了信任危机,影响了守法房东的正常经营,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龙岗法院以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分别判处52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并处罚金总计177万元。其中,以被告人王某群犯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另据了解,本案中冻结的存款、扣押的车辆、查封的房产,依法处理后,按比例退赔给各被害人,退赔金额总计253万元。

2020年05月25日 17:12

堪称世界上最危险运动 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

2019年9月4日,一位美国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当日2019年第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新华社发南都讯记者汪雅云近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而失踪,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南都记者就这项运动采访了国内最早进入超极限运动的专业体育营销公司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他从专业角度解析了翼装飞行为何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翼装飞行由于其特殊的高风险,全世界参与者数量都不多,应该说是极小众的项目。国内翼装飞行参与者非常有限,开展时间也不到十年,除开少数飞行次数与时间很长的以外,应该说普遍水平与国际高水平之间存在差距。”李良东告诉记者,这项运动频频发生事故还是跟运动本身的特殊性有关。“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超极限项目主要和两点有关:一是飞行速度快,这是人类自身运行速度最快的移动过程,对于高速(160-220公里每小时)状态下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失态(不到位或过度)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二是起跳方式和飞行环境,作为高空跳伞在平原环境相对来说难度是较小的,但是很多选择悬崖高点的定点起跳(basejump,又称背死跳)和山地环境飞行会让难度几何倍数增加,我们从2011年接触翼装2012年参与组织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以来,所掌握事故情况基本都是山地环境中发生的。”李良东说。发生事故的张家界天门山,是国内外极限运动界久负盛名的场地,方泽体育此前也曾多次在此举办翼装、速降、漂移、山地跑酷等项目比赛。“天门山地区山势起伏落差大、山地气象条件变化大且迅速的基本情况是不会变的,所以每一次组织活动,都需要有足够的敬畏心、足够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进行线路勘察、起跳点备跳点、第一二甚至三着陆点的选择、推敲和斟酌全部细节,并且坚持安全第一性的原则。”李良东说,“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知道自己在进行的是世界上最危险最极限的项目,事故随时可能发生。”谈到这次女大学生失踪事件,失踪者没有佩戴任何带GPS定位功能的电子产品,也使得搜救工作难度较大,对此李良东认为即便她佩戴了GPS,在山区里定位系统的信号很容易受到干扰,定位也未必准确,但通常来说,大多从事翼装飞行运动的人都还是会配备GPS,这位女大学生却没戴在身上,如果搞清楚是因何原因没戴,也许会有助于判断出现状况的起因。最后李良东也表示:“对于这次张家界发生的事件,我们确实已经了解到多方信息,但这些信息尚未确认前是不适宜做任何分析的。我们也看到有些媒体信源是‘旁观者’和‘’朋友’,对此我们建议大家首先应该将重心放在找人和安抚家属上,对于未经深入判断确认的信息不宜轻易推断。”

2020年05月17日 23:45

租客网有提供外出打卡功能吗?

有啊,在团队管理里面就有的,也可以回报工作,很方便的。

2020年04月15日 16:45